辛莫——和蝶柒一起数星星

搁笔,停更,有事请私信,取关请随意。


我爱考试,及格爱我。

沉迷学习,无法自拔。

 

【黄乐/王叶】双炽(1--8)

上一棒 @落颜对你niconiconi~辛苦了~

下一棒 @子时之午_不知何时雨 加油QVQ

 

一.三天了,张佳乐想,黄少天已经整整三天没有理过他了。
QQ不上,短信不回,打电话永远都是那个温柔甜美的女声“对不起,你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在搞什么,再忙人也不能忙成这个样子啊。张佳乐手里抱着一个大大的枕头,趴在床上百无聊赖。
不会吧......气还没消吗。这都三天了啊,三天了各种方式都联系不上他......张佳乐看着怀里的大枕头沮丧地撇撇嘴。
那是一个夜雨声烦的周边抱枕。
个头很大,长短等身,方方正正,材质棉绒,做工精致。
价格很漂亮,人物更漂亮。
张佳乐对着挥着冰雨的夜雨声烦眨巴眨巴眼睛,吧唧一口亲上去。
自己看上的,能不漂亮嘛。

 

二.张佳乐和黄少天,是一对儿的。
嗯,没错,就是恋人的那种关系,不是单纯的对手前后辈的关系。
他们俩这关系,在职业选手内部也算不上什么秘密----毕竟也不只他们这一对儿。
联盟里面的汉子们,关系一般都比较微妙,身处不同城市隶属不同战队相爱相杀互怼互帮的,多。
不过摊开了敢放到台面上的,也就只有那么一对。
叶修和王杰希。
两个都是顶尖级别大神,联盟里前三赛季的老前辈了,也都是捧了冠军的主,胆子脸皮什么的也非常人可比。
然而他们暴露了等于没暴露,说出来压根没人信。
为什么,叶修多年不上镜露面连名字都给藏着,王杰希成天一副生人勿进的高冷模样,说这俩是一对的真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去。
可人家就是在一起啊,还在一起好久了呢。
第三赛季王杰希就告了白,不过一直等到第五赛季叶修才开始松口的。
这件事后来被张佳乐知道了,一时半会愣住没缓过神来......王杰希主动的?
不对关键点错了:他们两个一个嘉世一个微草的,是怎么好上的啊。
QQ聊天框上那片红枫叶子摇了摇:一见钟情。
哦。张佳乐心说,这理由真实诚。
玫瑰花头像闪了闪:狼狈为奸。
一叶之秋 : 感情你们不是。

 

三.张佳乐想,他和黄少天之间的感情,其实算是顺其自然。
懵里懵懂的,聊着聊着吵着吵着,莫名其妙就有感情了。
当初是怎么告白的......张佳乐挠挠头发,好像他当时脑门一热,手滑就给黄少天发了条“我喜欢你”;
然后瞬间文字泡就消失了。
他等了足足三分钟,那头就跟掉线似的没了音信。张佳乐虚的很,心脏咚咚咚跳个不停就跟敲了小鼓似的,眼睛睁得老大一动不动盯着电脑屏幕,生怕错过一个标点符号。然而对面头像颜色还在,就是不回消息。
那三分钟就跟三年一样长,等得张佳乐忐忑不安焦灼难耐。他想着算了吧估计黄少天是给他吓着了,刚刚打出“黄少天你别多想啊我开个玩笑而已”,字还没敲完,那边突然弹出一个“好”。
好。好是什么意思?张佳乐有点蒙。他以前总嫌黄少天说话啰嗦一句能掰成十句讲,这回简洁了单就一个好字,什么时候精炼不行专门挑这时候,他看不懂怎么办。
于是他思索再三,小心翼翼发了个?回去。
这回黄少天消息没迟疑了:我也是。
我也是。张佳乐伸出手指掐了自己脸一下,疼,没做梦。黄少天也喜欢他。
喜欢不是单向的,是双向的。
既然都互相喜欢,那就在一起呗。
叶修后来知道了表示:这告白一点含金量都没有,真随便。
似乎他忘了,当初自己是落荒而逃。

 

四.虽然告白马马虎虎的,但两人交往起来勉强还算认真。
勉强,因为他们的工作性质,不可能像普通情侣一样整天呆一块儿甜甜蜜蜜;张佳乐是百花的,黄少天是蓝雨的,两人都是各自战队数一数二扛把子的,竞技场上可不谈感情不感情的,遇上了全是往死里打,要多拼命有多拼命。换了平日吧,他俩一个在K市,一个在G市,隔的距离也是一千多公里,来回都得几小时,而且比赛之外的时间基本待在俱乐部,训练复盘指导总结,大好时光全献给荣耀了。
况且张佳乐和黄少天都是男人,二十多岁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两个男人你想怎么谈恋爱呢?勾肩搭背说情话?想想黄少天要哪天真和自己像小情侣一样的撒娇腻歪,张佳乐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张佳乐之前没喜欢过人,也不知道自己性取向是什么,不然也不会跟着孙哲平两人同屋打了三年地铺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好兄弟孙哲平是最先知道张佳乐这事的,张佳乐是活泼坦率的性子,单纯藏不住什么秘密。孙哲平问他最近怎么回事,他也没多考虑就实话实说了,反正对方是自己搭档,怕什么。
孙哲平最初也挺惊讶,盯着张佳乐从头到脚看了好几眼,说我和你认识这么久了没发现你喜欢男人啊。
张佳乐听了有点委屈,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绞尽脑汁冥思苦想了好半天,最后还是摇摇头。
我不知道,他老老实实地说,就是黄少天吧。
只能说他喜欢的是黄少天,而黄少天又恰好是个男人,仅此而已。
孙哲平抖抖眉毛,再没问什么了。之后也一直帮他守着这个秘密。
本来也不算什么大事,孙哲平想,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爱情这回事,喜欢了就是喜欢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哪来那么多道理可讲。

 

五.成为恋人的黄少天,和平时的黄少天,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差别。
两个人,平时白天各忙各的,晚上空了竞技场来一发,或者拿张小号网游里抢抢BOSS虐虐菜......既是解压也是熟手,顺便还能说说话。张佳乐觉得,他很喜欢这种状态。
黄少天大概也和自己是同样心情吧。毕竟他也是混战时代过来的,虽然那时候实力弱常被坑......但很快就成长为坑人一族头领人物了。
只是有时候,隔着一个电脑屏幕,听着黄少天聒噪的垃圾话,脑海里会不自觉地浮现出那人得意洋洋的神情。张佳乐手指悬在半空,想象着网络那端的人指尖飞速击打键盘,像是演奏一首激情四射的狂想曲,风驰电掣却不显慌乱。
花开花榭,正是剑起影落时。
唉。
张佳乐怔了一下,鬼使神差地抬起手,指尖轻轻触及银屏,对着那不断跳跃的小方框摸了摸。黄少天的QQ头像是个太阳,圆滚滚金灿灿的,晚上看着依旧闪亮亮的,好像永远都不会失去光泽。
黄少天,就是个小太阳啊。
加黄少天QQ,还是第四赛季他刚出道的时候。那时候的黄少天多气人啊,咋咋呼呼没大没小的。张佳乐对着那金黄的太阳,食指蜷曲一下,再直直地向前弹去,啪嗒。看到自己的玫瑰花头像就一个劲儿地笑,哈哈哈哈哈哈,刷了屏幕一道又一道,看得他满头黑线差点没手抖直接拉黑。
哼。现在嘛......话还是很多啦,只是他不再觉得烦闷了。那些无法相见的日子,一页页的流水账,一次次的竞技场,日月星城轮回周转,也成为他俩交流的纽带,点滴之间,绳索打结,色彩沉淀。
他已经在不知不觉间,习惯了他的陪伴。没有他的存在,生活就像缺失了一块,怎么都不完整。

 

六.张佳乐觉得,王杰希和黄少天之间肯定是有孽缘的,就像自己和叶秋一样。
平时互相看不顺眼,但若真出了什么问题,绝对是会统一战线的。
尽管他内心并不是很想和叶秋相提并论,却也不得不承认,他对于叶秋是超乎寻常的关心在意。
或许他们在很多方面,都出奇的相似吧。

那场比赛打到一半,孙哲平捂着手被医护人员带出操作间带下场时,张佳乐还在团队赛里淋漓酣战。
落花狼藉突然停止了动作,头像突然变成了灰色.....刹那间,他其实有感觉的。
感觉到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在自己眼睛看不到的地方,悄悄消失了。
再也不会回来了。
然后他就听见操作间外喧嚣嘈杂的声音,荣耀屏幕上所有的角色静止不动,时间定格在20点43分。
有人慌慌张张地推开门,告诉他孙哲平出了意外。
张佳乐,百花缭乱的操作者,孙哲平的兄弟,应该是不加思考冲到后台,不顾一切到他身边去,察看他的伤势安抚他的情绪的。
可是他没有。
因为他是百花的副队长,这场比赛还没有结束。
“回去。”他看着围在身旁一圈的百花战队成员们,冷静地下达了命令。
“你确定吗?”重新戴上耳机,时间从之前暂停的地方重新开始计算,屏幕上却显出这样一句话,全场瞬间陷入沉寂。
“嗯。”
回应他的,是一叶之秋挥舞着却邪,烈火烧燎豪龙破军。
因为他是追随荣耀之人,所以他的执着,一定能懂。



七.第六赛季,微草对蓝雨。
总决赛前一晚,张佳乐去了百花战队附近的小公园,一个人躺在一张椅子上,望着天空发神。
他没离俱乐部太远,他知道队员们找不到自己肯定会急。但他现在也不想回去,他只想一个人找个地方安静地待会儿。
手机被他关机了,要是开着绝对不会有片刻消停。老板的,经理的,战队成员的......可能还会有孙哲平的。但他只草草晃了一眼列表,咔搭一下合上了盖子。
夜晚风有点大,吹得他额前的刘海往上飘,张佳乐抬起胳膊压在眉毛处,露出一双棕黑的眼瞳。
即使赢了嘉世,百花还是没能走到最后。
叶秋现在在干什么呢,会不会也和自己一样看着天上的星星呢。
张佳乐,你真矫情。他自嘲地笑了一下,闭上眼睛。

"原来人在这儿啊。"一个慵懒的声音从稍高一点的地方传来。张佳乐睁开眼,大脑当机了三秒。
"叶秋?!"
他怎么会在这里?!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现在完完整整真真切切立在自己面前。张佳乐觉得,这不是惊喜,是惊吓。
"你来干嘛?"明天就是总决赛了,叶秋不该在H市好好窝着,或者去B市见证冠军诞生吗。这里是K市,他可不信什么随便走走就能走到这里来的借口。
"来安慰安慰某只受伤的小花朵。"某人笑得一脸嘴欠。
"......靠!"

“百花的在找你。”叶秋就近找了棵树,身子懒懒地靠上去。
“我知道。” 张佳乐翻了个身,从椅子上坐起来。
“嗯。”叶秋侧头瞟了他一眼,见人没什么异样放下心来。手伸进衣袋子摸索一下,掏出个打火机。
张佳乐坐着发了会儿呆,一两分钟的功夫;等他反应回来找人时,那边已是一团云雾。
这不是他第一次看到叶修抽烟,第二赛季见过面之后,场里场外有叶秋的地方就一定烟息飘散。
抽烟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张佳乐舔了舔嘴唇,有点干起皮了。他不抽烟的,孙哲平也不抽烟,说到底联盟里没几个选手是抽烟的。
可是叶秋偏偏就是例外的一个。而且还抽得挺凶,把烟都抽成了一门艺术。

“你觉得......谁会赢?”张佳乐盯着叶修,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
他脑子里乱得很,像是一大包毛线丝缠着绕着理不出线头,麻麻杂杂搅和一气 ; 又像是个松开手没了束缚的氢气球,飘向高空顺风四处流浪,自由而空虚,无处停留也无所依靠。
“我也想知道。”叶修答非所问,黑色的烟头叼半截在嘴里,说话含含糊糊的。
张佳乐心里哦一声,你当然也是不知道的。他觉得自己完全不会找话题,说的特么都是废话。
“你呢?”猛不丁的一脚球踢回来,“你想谁赢?”
张佳乐没接住,球直接砸胸口了,砸的他一脸懵逼:什么叫我想谁赢,我能想谁赢啊。

夜晚的风还是带凉的,吹得他太阳穴有点疼。张佳乐用一种奇怪的眼神回望叶秋,不可思议好像发现了新大陆。
叶秋眉心一跳,这人该不会刺激太大傻了吧。他取下烟头,稍稍用力掐灭了火星,三两步就立在了人面前。
"你不知道啊。"
知道什么。
叶秋居高临下,对上张佳乐迷茫而惊诧的目光,思索几秒后明白了。
原来如此。教科书垂下眼,嘴角悄悄咧了一下。
不过这算什么呢,难兄难弟?
脑海里突然闪出这么一个词,叶秋自己也不禁愣了。他低头看着呆住的张佳乐,从他纯黑的亮着星子的眼里,看到同样疑惑的自己。
"我要知道什么......不对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叶秋你们瞒着我干了什么?"张佳乐终于清醒了,冲着叶秋喊了一声,却发现那人模样变了。眉弯眼角,尽都流过水一般的清亮温润,难得一遇的释怀轻松。
罢了,叶秋摇摇头,送佛送到西,帮人帮到底。
而且也不是他一个人这样啊,这不有个还蒙在鼓里的。他心情突然好起来,悬浮多日的乌云散开了,亮出星星点点明媚的光来。
就像头顶上的星星,深沉夜色里若隐若现。

"明早九点,B市飞机,"张佳乐就这么看着叶秋变戏法儿飞出两张机票,夹在手里晃了晃,"你和我一起去。"
"记得谢谢,黄少天。"唇边泻出几分玩味,将那最后三个字咬得额外清晰。
他要去亲眼见证,实现承诺,也给自己的心一个答案。
还有个伙伴,挺好的。


八. 很久以后,某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张佳乐和叶修日常斗嘴时,无意间牵扯到这件小事。
玫瑰花瓣颜色红得刺眼 : 叶修你混蛋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就是不告诉我等着看热闹是吧。
银白的小伞转着圈跳舞 : 哪能啊我也是刚才知道。
鬼才信呢。张佳乐气鼓鼓地,一旁的黄少天端了盘水果猫过来,你俩在聊啥呢。
黑历史。麦克风里传来一个低沉清冷的男音,听得两人都懵了一下。
我靠王杰希你干嘛呢干嘛呢。黄少天率先回过神来,抓起话筒就是一串魔音咆哮。什么叫黑历史啊去你的我告诉你这可是珍贵的表白......
对嘛表白,聊天窗浮出一行金光,刻意加粗亮闪闪的,大眼和你的啊。
安静了。
两边人都不说话了。
张佳乐看看那行字,回头又看看黄少天,他说的不会是真的吧。
接着就在一派惊恐中,目睹黄少天耳朵由白慢慢变为绯红。
和着我先告白......特么是你先喜欢上我的啊。张佳乐不服,感觉自己受到了严重欺骗,二话不说一扑而上。
耳朵已经红透了,红得跟煮熟的虾米没差。
那是。叶修微微侧脸,对上王杰希慌忙躲闪的视线,狐狸一样眯眼笑着,然后凑近某人不自然紧绷的脸颊,不轻不重咬了一口。
今晚上吃火锅吧,买点虾。

PS: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今天其实这个时间很巧,正是老韩的生日。韩队生日快乐。

  31 4
评论(4)
热度(31)

© 辛莫——和蝶柒一起数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