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莫——和蝶柒一起数星星

搁笔,停更,有事请私信,取关请随意。


我爱考试,及格爱我。

沉迷学习,无法自拔。

 

【周泽楷中心向】如若终将分离【下】

相关内容请搜索“周泽楷中心向”tag(不要脸地说我是承包了一个tag的女人X)


(三)

第三次分离,账号卡。


每个职业选手都有一个固定的荣耀角色,但这并不意味他们对主职以外弃之不顾,一般而言都会有两到三个擅长的。青训营也是,进来会先让新人二十四职业轮番试验,根据实际情况选出基本系别,着重该系别内部几个角色的贯通练习。


现在情况不同了,预备队员虽然还未出道,可也必须为上场做准备。操作的角色得确定下来,不能像以前那样四面撒网-----不是抓一把小鱼戏玩而是逮一条大鱼烹饪。


问题总是接二连三地来。周泽楷手里拖着一张网,把网中捕来的鱼颠来倒去折腾半天,将那条最大最肥硕的交上去了。


毫无疑问又引起一阵骚动。几个老队员看周泽楷的眼神都不对了,又是他!上次分组对战也是他跳出来,上上次表示打法不对的也是他,上上上次......这人话不多怎么事这么多啊。


周泽楷也很纳闷:不是说选自己最擅长的,自己最擅长的不就是神枪手吗。


他不说话,就那么睁着亮晶晶的眸子,直直地和他们对视。


方明华哭笑不得,预备和正选一起训练两个月了,周泽楷还没进来之前他就听过名字,说青训营有个怪孩子,荣耀打得好可惜是哑巴。考核那天见了的确有趣,之后他便一直关注着他......方明华敢拿轮回战队正选的位子保证,周泽楷真不是有意挑事。


他恐怕是生来就这样,一根筋,待人接物都很直接,说话做事不会拐弯。他觉得不对的就会提出来,认为是错的就想要纠正,不会在意用哪种方式表示,也不会顾忌这样做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这不是自私或自以为是,而是坦率,一种直达心底毫无保留的坦诚。好的就坚持,不好就改变,他的想法就是简单纯粹不夹一丝苟且。


就像现在确定合适的职业,他觉得神枪手最好,那就是最好的。理论上没错的......方明华扶额叹气,好歹也注意下场合:这是当着所有正选的面直捣黄龙捅了队长的窝。


后生可畏。






周泽楷的申请当然没通过,还没提交上层半道就给人截胡了,或者说现场就被卡掉了。


神枪手?轮回不需要神枪手,他们的队长就是且正值当打年纪,不需要培养所谓的接班人。稍微上点道的都明白,表面说的是自主选择,实际决定权掌握在战队手里。这没什么毛病,打比赛是靠着战队打,服从战队安排维护战队利益天经地义。


毛病在于,一个预备的和一个正选还是队长级别的争位置,凭什么。


周泽楷的日子逐渐难过起来,平时训练莫名其妙被人使绊子,配合不佳不问缘由劈头盖脸受训挨骂。偏偏他嘴又笨,未及反驳一句话又堵回嗓子眼,“你懂得多还是我懂得多?”


前辈要懂得多些,周泽楷无话可说,这是事实。出道更早打过职业级比赛,心态技术经验更成熟丰富。自己离真正的职业选手还差的远,还有许多需要学习的地方,动嘴不行就动手。周泽楷付出更多的精力在荣耀上,利用一切空余时间自主操刀。看视频看录像,看攻略看指导,队内的打法他悄无声息地一个个记录观摩,掌握不少知识也发现不少漏洞,可惜无人愿意分享成果。


第三赛季轮回成绩不好看,第四赛季还是不好看。周泽楷心里说实话打得更难看了。为什么,第四赛季黄金一代问世,苏沐橙黄少天李轩肖时钦张新杰楚云秀,哪家的新人不出色,除开嘉世霸图两只强队,蓝雨雷霆虚空烟雨原来和轮回差不多,这一赛季却脱胎换骨将轮回狠狠甩在后面。


轮回不是没改变,第四赛季出了两个新人,方明华出道弥补了队伍长久以来的治疗空缺,可攻击和配合还是短板。战斗法师剑客这种攻击系的职业有啊,团队赛一个劲死命往前冲,扔下治疗一个孤零零拿着手杖,奶不到就算了还分分钟被误伤;一往无前的,有胆子可以和大漠孤烟比比看是谁的拳头硬;单干不行团也抱不圆,一叶之秋沐雨橙风轻松击成一盘散沙......周泽楷电脑前坐着:别往左那有陷阱,回防牧师没人保护,小心夜雨声烦在林子里......看得连他都心急了,机会那么明显为什么不把握呢。


他想不通。周泽楷想不通的事情越来越多了,他越来越看不懂轮回到底想干什么。当职业选手是要赢啊,是要拿冠军啊,轮回是在赢冠军吗,不是的啊。


错了就错了错了就改,为什么还要维持原来的阵容,不肯换一种组合呢。






一边为战队的比赛担心,一边还得纠结角色的糟心。周泽楷话一天比一天少,见面点头再见挥手,对话就剩下单音嗯啊噢。


神枪手不行,那打什么?他也不是固执己见的人,虽然放弃很可惜,但若是为赢也值得。


换条鱼煮了吃吧,周渔夫拎着满满一袋网子再次陷入沉思:如果剩下的都差不多大小怎么办。周泽楷后来被誉为荣耀第一人,一个原因便是除了回血无所不能,二十二职业他都玩得很转。就像叶修,不过叶修更胜一筹,荣耀教科书全精通。


全能型选手施展才能的最好方式,便是全能。散人君莫笑,叶修将其发挥出超越斗神一叶之秋的威力,不过那也是迫不得已的极端状况。周泽楷是不会剑走偏锋的,别说轮回不允许,他自己都从没产生过这种念头。


尝试各种职业,他的初衷很简单,就想看看有多少可能。每一个职业都是一个世界,多接触一个职业就多感受一个世界的新奇和美妙。好奇心是一切的源头,所有走上荣耀之路的人,都是从好奇这个游戏开始的。


之后他将好奇变为坚持,由简单的试探变为从中汲取养料。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了解对手越深入,赢的几率就越大。周泽楷是个内向腼腆的人,他不会把过于激烈的情绪流于表面,心中隐藏的炽热通过竞技全然释放,华丽豪迈锐气逼人。有人曾质疑他是为作秀而生,可若无精湛高超的技艺和对胜利近乎疯狂的执念,又怎能将比赛化为演出,演绎这般光彩绚烂之盛景?


想赢,讨厌输,要拿冠军。这就是周泽楷的心声,也是从始至终激励他前进的他的抱负和他的野心。






十七岁的周泽楷,从上衣口袋中摸出一张银色的账号卡:泽木而周。


这是他最早的一张账号卡,也是一路陪伴他成长的伙伴。


联盟中有些账号卡是以操作者的名字命名的,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就是典例。这样起名的账号卡,不仅名字新颖别致,更象征着它与操作者密切的联系-----往往都是最初使用的账号卡。


泽木而周也是。第一次和班里联机做任务,同学见着可是逗趣了一番,周泽楷你也太偷懒了吧,居然直接用自己名字。周泽楷红着脸辩解,不是,木字就不是。


一晃过去三年了,当初十级的小号也满级了,他也辍学成了战队的预备队员。


他一直随身携带着择木而周,私下加练时也最常使用,签字加入轮回预备役的那天,在“是否使用自带账号卡”那则选项中,他迟疑了好久。


最后成了入选七人中唯一留白的对象。他很想用这张账号卡去比赛,在战场上留下足迹;可他心里又有着一分私心,不想把它交出去。因为一旦签约,队员拥有的账号卡便转为战队的所有物,退役转会是不能带走的。


他终究还是舍不得。


这种心情很像恋爱,一个人一生可能喜欢上几个人,最终同行的不一定是最先遇到的那个,但初恋却独一无二。


她可能走了,离开不在了,但她曾经过你的生命,带给你最初的欢愉和最稚嫩的感动,于你的心脏深处刻下一道痕。


伤口会好,但那道痕迹永远不会泯灭,它就留在那里,无声而清晰地提醒:你曾爱过她。


你曾使用过它,也许今后你会拥有更多更好的账号卡,但它却无可替代。


神枪手。周泽楷背靠着墙,手握成紧紧的拳头。






放不下的执念,不愿告别的伙伴,必须迈动的脚步,已知的山川与未知的河流,统统都背负着前行吧。


荣耀里的事就如同天上的雨,前一秒淅淅沥沥,下一秒瓢泼倾盆。周泽楷没有妥协,握着双枪的同时他扛起了炮口。流言蜚语依旧在,只是这次他不做任何解释。


枪射炮轰,把那些埋怨和嫉妒一次次消灭。刻意指教的人多了,他也不慌张,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杀一双。最多的时候,他在一天的时间内遭到除牧师和神枪外所有职业的组团攻击。


队里的学完了,他将视野放到更辽阔的天地。联赛的战场他作为观众默默看着,将那一招一式分离拆解,透析后重塑回炉化为自身动源。他向所有的人学习,穷尽一切方式去弥补短处。网游竞技场他还巧遇叶修的小号,预备役小年轻壮着胆子自报家门,斗神宽容无私不吝惜教导,给予他许多宝贵的建议。


某些人还在原地踏步,周泽楷却已跨步远去。那些曾轻视他的泛泛之众,剑客法师弹药柔道,他用他们的技能将所谓的擅长定位狙击,直至全军覆灭。


三比零。


泽木而周居高临下地,望着曾经立于轮回顶点的王者。金色的烟火于夜空绽放,星屑粉尘间,鹰展开双翼逆风翱翔。


轮回的高层终于震惊,他们看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可能,超越以往一切的藩篱限制,足以书写荣耀世界的新规则。


那种规则的名字,叫周泽楷。


如果终将分离,就让这一路的伤口酿成经年光阴后我敬你的酒。


一枪穿云,该易主了。



(四)

第四次分离,旧的轮回。


周泽楷很少哭,沉默的黑猫即使受了天大的委屈都不会叫,它会躲进角落让阴暗包裹皮毛。


但他这次没忍住。拳头打在脸上的时候很疼,可再疼也抵不上心里的疼。他从未想过夺取别人的东西,他只是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可以。“你是故意让人难堪,以为当了队长能翻天了是吧,周泽楷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我没有。两眼一片迷蒙,泪珠在框边打着转,和他微微翘起的头发一样叛逆着不愿服从。周泽楷终于认清了现实,以往所有的疑惑都得到了解释,血淋淋剔骨带肉的摊开在他面前,如同展开一张钉着匕首的图画。银色的匕首泛着清冷的光,锋刃之下周泽楷三个大字刺得触目惊心。


背叛者,是不被信任的。


冬夜的凌晨屋外飘起细小的雪花,见不到月亮的夜晚,冻得僵硬的手指仍巴巴地一下下戳着键盘,这是为了什么。是想变得更强一点却怕白天自主训练被说闲话,也怕早回宿舍和室友径直撞面。“瞧瞧人家多努力啊一分钟都想掰成两分钟用就是和我们不一样呗。”


一VS一比赛输了比分结果却不难看,消耗掉42%,50%,57%,63%......剩余的血量越来越少,操作的速度的越来越快,前辈的脸色却越来越黑,这是为了什么。是看着一只被打上弱小标签的野猫逐渐身形灵敏爪牙锋利,恐惧他强大起来威胁自己本不稳固的地盘。


这一路走来说不上多辛苦,其实心里很清楚,只因为还有那么一点在乎,才执着这段旅途。如果是要放弃,他周泽楷有那么多次可能说服自己受够了,就像那些走掉的人----预备役的七个就剩四个,两个自己退出一个违规被退。但他没有给自己一次可能,他唯一想到的可能就是坚持。


坚持下来,只要他实力足够强大了,就不再被排挤了,就不会再有质疑声和反对声了。他幻想着通过自身改变去适应这个环境,却没料到环境从一开始就否定了他的存在。


周泽楷是个天才,但他从不骄傲自满,他没觉得自己和别人在荣耀方面有何区别;相反,有些时候他甚至是自卑的,因为不论他做什么总是很难得到认同。于是他更加刻意地收敛锋芒,更加低调地为人处世,生怕再显出什么异常脱离整个轮回的轨迹。


可金子的光是掩不住的。


安静被扣上装乖的帽子,不评论被唤为傲慢眼里没人,战胜正选被认定没大没小不懂规矩......到头来他所有的隐忍不发辛苦付出,只是心机二字盖棺定论。


他举起了拳头,温顺的猫露出狮子般锋利的爪牙:我当你们是伙伴,你们呢,你们可曾好好地正视我一眼;我把轮回当作家,轮回呢,轮回可曾真正想要给我一个位置。





方明华从医药包里取出酒精,棉签蘸了小心翼翼涂在周泽楷脸上。


是他向战队极力举荐的周泽楷。作为一个刚出道的职业选手,按常理说的话并无分量。可他的年龄与职业决定了其特殊性:黄金一代出道的他,年龄和王杰希等第三赛季的选手相当。他的技术算不上厉害,却是战队成立三年来首个也是唯一一个牧师。


听起来有些滑稽,团队赛居然没有治疗,原因竟是没有一个能勉强上场的牧师。实力不够,这个理由可笑而酸辛。


可能你会疑惑:为什么同样的年龄他会推迟一年,早些出道不就能填补配合的漏洞吗?因为那时他的职业,不是牧师而是术士。术士他用得不大顺手,但出道还是可以的,战队选手年龄到了能出道的都出了,手里有牌不管好坏都叫地主。方明华也想上场,但理智告诉他还不到时候,于是他对经理说我再等等。


这一年是轮回战队成立的第二年,去年轮回的成绩不忍直视,今年稍微变得好看了点。方明华练着术士发现一个致命问题:团队赛轮回的治疗几乎是摆设。守护天使是个第二赛季的前辈,打了两年场场首秒。轮回大概也意识到这太糟糕了,然后他们选择了一个更糟糕的处理方式:第三赛季后期团队赛干脆全攻击,不要治疗了。


治疗弱那就增强啊,不能因为弱就不要这个职业了啊。方明华的内心是崩溃的:嫌弃木板短不想办法加长还直接给卸了,木桶都垮了还怎么盛水?而且那位前辈已向战队明确表示:家里不同意他继续,这赛季打完他就退役。


前几赛季战队成员变数极大,两年退役并不稀奇。可是他这一退治疗这块成了空白,没人接替,参战的正选和未出道的营员里没一个是补给的,也没一个愿意当奶妈的。谁都知道治疗是个吃力不讨好的活儿,要顾这个要顾那个的麻烦不说随时还要挨刀,谁想干啊。


就在轮回陷入后继无人的泥潭时,有个人站起来伸出一根木杆,方明华对轮回高层说,我转职来做牧师。当时内部很有争议,一是他的术士练得很熟了下赛季出道可作为主力,二是轮回的治疗是守护天使从未有过牧师一职。


突然的职业变动势必会对轮回整体战略布局造成不小影响。方明华听完讨论只说了一句话:轮回现在不缺术士,也不需要守护使者。若问原因,前两赛季团队赛糟糕的表现已经看得很清楚了。


两天之后他收到上面的反馈:同意他转职,下赛季以牧师身份出道。所幸第三赛季轮回出局的早,方明华有足够的时间放弃术士练习牧师,成功在第四赛季补上轮回的漏洞。





周泽楷问他,方前辈轮回没有伙伴吗。那一刻他发觉自己竟没有勇气直视那汪清透的泉。本该脱口而出的不是嘴里打了几个旋儿连着懊恼疼惜一股脑儿咽下去。


一切的契机在于周泽楷那句话。这个孩子很努力,方明华看着每天他默不作声私下却暗自发力的样子,顶着讽刺和责骂一枪又一枪射击,那种忘乎一切的执着,能让人完全感受到:对于这个职业他是有多么热爱。


一个不会拐弯的傻孩子。傻得让他忍不住想拉一把。这个孩子有才能有毅力,他无法眼睁睁地就这么看着他沉下去,像一艘载满货物的船只,还未起航便被炮火击沉海里。


方明华找了一个机会,单独把周泽楷约出来。坐在轮回俱乐部旁的咖啡厅,他用委婉的口吻劝导周泽楷,小周要不换个职业吧。


周泽楷的回答令他无所适从。他低头想了很久,说,我打得不好。


不,方明华摇头,小周你的神枪手打得很好,和队长不差多少。


周泽楷歪歪头,似在考量这种说法的真实性,然后他又小声地说了一句,为什么。


嗯?乍一下方明华被这没头没脑的句子搞得有点懵,但对上周泽楷的眼睛他便瞬间明白了。


周泽楷是在问他,打得好为什么不能打。


因为队长是神枪手啊,一只队伍不可能有两个神枪手。方明华被他认真的表情逗乐了,想敲开他的小脑瓜看看里面究竟装了什么。他忍不住多嘴道小周你在开玩笑吗,话音刚落后背竟出了一身冷汗,


他做了什么。他心里想着的,是以前辈的口吻对周泽楷说,不可能?凭什么呢,凭着现任队长是神枪手,所以周泽楷的职业绝对不能和他重合?后辈不能......挡了前辈的路?


他在轮回呆了两年,见了那么多所谓前辈教导后辈的案例,竟然下意识地认为这种“谦让”是正常的。





当天晚上方明华失眠了。他一个人躺在床上想了很久,想青训营营员的松散,想战队过多的正选,想高层的迟钝,想预备役的诚惶诚恐,想团队赛的失利,想一枪穿云,想周泽楷。


第一次他不以前辈的身份,不以轮回战队正选的身份,仅仅作为一个普通的职业选手,冷静而客观地看这只队伍。这只出道三年同期竞争者都崭露头角仍执迷不悟的队伍。


不思进取,冥顽不化。他翻了个身,那双纯洁无暇的黑瞳始终挥之不去。


方明华一直以为自己是清醒的,是轮回战队寥寥无几能认清现实的人,的确他曾看透轮回的空洞,用转职的代价把自己顶去弥补;但他补得了一时,补不了一代。轮回的问题,绝不是治疗不行,而是内部不行。


整支队伍的选拔,管理,意识,素质,技术,配合,操作等等,都存在问题----而其中最核心的,是没有求胜心。试问一只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会夺冠的队伍,怎么能够摘得桂冠?方明华听了太多次发言人说“目前轮回还处在转型期,请大家拭目以待”,听了太多次正选预备役感慨“嘉世的叶秋好强打不赢啊,霸图的韩文清猛虎乱抓根本不敢往前啊”,听到最后他失望到无言以对。


想都不敢想,又怎么敢做?即使做了,根基不动摇也是蚂蚁撼大树,徒费一番白功夫。


轮回想要赢,必须改,必须现在从根本开始改变,把以往那些陈规旧俗条条框框统统打破,而这需要一个领袖,一盏明灯,一只风向标。


他想起决定转型的那个夜晚,舍弃使用已久的角色重塑一个全新角色,如今旧戏重演,主人公换成了周泽楷。他那时牺牲了自己成全战队,把队伍从泥潭里拉出来;而周泽楷,他无需作出同样的牺牲。


他的实力快赶上队长,且正以非凡的速度成长蜕变着,方明华相信,这个孩子定会登上轮回顶点,时间不会很久。转职对他来说没有难度,他看得出来,周泽楷有着和叶秋一样全职的潜质,换了别的职业他一样能打得可以。


可轮回需要的不是可以,是赢。他从现在的轮回队伍里,看不到赢的信念,上至队长下至青训营,没人敢赢,没人有勇气去赢。


既然能赢为什么不做,如果用神枪手能打出更好的比赛,敢去拼相信自己能赢,凭什么不能用?





方明华又用了一个星期细致地观察周泽楷,然后他确定就是他。不单单是操作技术,周泽楷的温和善良谦虚宽容,强烈的大局观和坚定的自我控制力,放在整个轮回都是极罕见的。


太难得了。轮回正是需要这样一位核心,领导着轮回认清现状走出迷雾。


他应该成为轮回的队长,不,是他一定要成为轮回的队长。


方明华向高层举荐周泽楷,提出让他担任队长。赫然在轮回掀起前所未有的滔天巨浪,一个没有出道的预备役取代正值当打岁月的队长,有点常识的都不会有这样荒谬的想法。可举荐的人不是别人,是轮回除了队长副队之外第三号重要的人物,不是随随便便信口开河之人。有着转职牧师的功劳在,高层也没有计较方明华冒失的言语。被拒绝是意料之中的事,方明华没有沮丧,一次次地他不断向高层汇报,从口头到书面,报告到最后高层也火了,问你究竟想干什么。


方明华说,我只想让你们亲眼去看看。


看看轮回的未来。





周泽楷果然做到了。轮回迈出了第一步,让他做了队长。


但这还远远不够。方明华抱着周泽楷,少年窝在他怀里抽泣。轮回要成为一只团结友善积极向上的队伍。还差得远,还要更大的改变。


门外响起咚咚的敲门声。吴启探头探脑地钻进来,低头蹲在周泽楷面前。


他说,对不起队长。


我应该早点去找经理的。方明华看着眼前这个少年,刚才的恶性争斗正是他叫来经理才阻止了矛盾进一步激化。


队长你放心你是对的,以后我跟你干,吴启一副江湖义气地锤胸脯,他们再说你我跟他们打回去。


周泽楷呆呆地一眨不眨望着他,方明华笑着把两小只的肩膀拢在一起。


小小年纪的打什么架,他笑着数落,以后好好相处吧。





第五赛季开赛的前一个月,轮回内部开展了一次影响不亚于换帅的血洗行动。由周泽楷发起,将轮回所有的将重新打乱洗牌。


内敛含蓄的队长,第一次无所畏惧地立在比他年长很多身份各异的人面前,挺直了胸膛。他说,我来带轮回,请给我一群可信任的伙伴。


他说,轮回要拿冠军,不能再同以前一样。


话不多,但这是他加入轮回两年来说得最顺的一次,没有间歇和停顿,简明扼要地把他的想法阐释出来。方明华站在一旁,等他说完递上几份厚厚的材料。


周泽楷说,我们要赢。


看似不可能的事,通过实力,相互合作,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就能把不可能变为可能。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前途一片昏暗,为何不尝试着发掘一条新的路径,即便结果没达到预期,最差不过从头再来。


想赢的人不怕输,怕输的人赢不了。


如果终将分离,便不必留存悲悯之心,荣耀的世界是强者的天下。





晃晃悠悠走了许多弯路,吃了很多苦流了很多血,全新的轮回诞生在日出东方。


主持人在台上讲话,下面出场的是轮回战队,这只第二赛季出道的队伍,今年换了新的队长重建了战队,我们期待他们有更好的表现。


你怎么看。坐在台下的苏沐橙轻声问叶修。


拭目以待吧。叶修笑了一下,指间夹着的烟头抖了抖。那个孩子领的队,必会充满惊喜。


这个荣耀的战场更有趣了。游戏就是这样,人越多才越好玩啊。


彼时的周泽楷,还不知道他会因羞涩导致新秀采访会中断,也不知道他会因苏沐橙的帮忙学会用微笑化解尴尬,更不知道他会成为一个万众瞩目的明星。


他不会想到自己与队友团队赛脱节,不会想到轮回被称作"一人战队",他也不会想到第六赛季遇上读懂他心意的副队江波涛,不会想到轮回全员能凝成一个圆爆发出巨大能量。


他不知道他会成为枪王,会被封为继叶修之后的荣耀第一人,轮回会从一只中小弱旅变为季后赛常客,第八第九赛季蝉联两届冠军。


他的荣耀之路刚刚启程,他经历了四次分离,在今后漫长的征途中,他还会经历许许多多的分离,和许多人分离,也会和许多人相遇。


离别与相逢,本就是生命最寻常而最深刻的话题。


那些以后发生的事,现在的周泽楷都不知晓。他只是在一片欢呼与掌声中,缓慢而坚定地上台去。队员们跟在他身后,队长咱们去最高最亮的地方。


周泽楷说,好。



后续

屏幕突然浮出一团白光,周泽楷的家人们出现在画面中。

全场静默了三秒。

"靠靠靠周泽楷你爸太心机了不对是你太心机了居然玩这套说是不是你指使的!"黄少天一下子蹦起来,朝周泽楷的方向追去。

周泽楷像是早就预知到了什么,听到父亲那句话后,果断而飞速地跑掉,行动力max如同他操作的角色。

一枪穿云,一击必杀。

脚下行走如风,面色平静如常,微红的耳垂却已将所有心绪泄露。

谢谢。

周泽楷轻轻地扬起嘴角,笑了。

叶修看着愣在原地的孙翔,看着无奈扶额的肖时钦,看着方锐和张佳乐叽叽喳喳忙着咬耳朵,看着张新杰镜片闪过精光,看着唐昊猛地一拍大腿,看着喻文州温良的笑容,看着李轩仰头对天叹,看着苏沐橙和楚云秀一边观戏一边嗑瓜子啃话梅。

这些家伙。

有什么好担心的。

王杰希径直走过来,拍了下叶修肩膀,在想什么。

叶修冲他眨了下眼,老王啊。

嗯。

我觉得你的大小眼还挺好看的。

......

正片已经结束,银幕上播着拍摄相关人员名单。敏捷的豹子气势汹汹地扑向雄壮的狮子,和他欢快地扭打在一起。

如若我们终将分离。

没关系。

人生总有不期而遇的相遇,和生生不息的希望。

"泽楷,我们为你骄傲。"



End.

谢谢坚持看到最后的你。


  24
评论
热度(24)

© 辛莫——和蝶柒一起数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