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莫——和蝶柒一起数星星

搁笔,停更,有事请私信,取关请随意。


我爱考试,及格爱我。

沉迷学习,无法自拔。

 

【张佳乐中心向】时跃(中)

五.

叶修是联盟公认的嘴毒,人模人样说出来的话经常把人气得半死,每每戳到人家的痛脚。 因为嘲讽的缘故,他却常会被忽略一项更毒辣的技能:眼光。


比如有次老前辈们群聊,说到嘉世和霸图的恩怨全是叶修和韩文清挑起的,从个人主义发展至群体反目;又有人吐槽,蓝雨和微草不也是这样,夺冠之仇不共戴天。


叶修说不对。和微草纠缠不清的不是蓝雨,是百花。


张佳乐不得不承认,叶修这人欠了点,但眼睛是雪亮的,话说出来也是有分量的。


也是......为什么百花没有和微草结仇呢,张佳乐发现他的系统出了一个大bug。从他手里抢了两次冠军的队伍,居然成了别家的对手?而且百花上下包括他在内都毫不自知?


难道真的是毫不知情吗,张佳乐说不是的。为什么没有那么深的记忆,大概是每次的对战双方都打得酣畅淋漓,没有留下遗憾吧。


微草的实力很强,百花的实力也不弱,他和王杰希,各自带领着自己的队伍,奉献了一切在最终的舞台上,呈现出最棒的竞技荣耀,拼尽全力取得的结果,或好或坏,都是无怨无悔的吧。


可能这其中也有惺惺相惜的无奈。张佳乐不知道王杰希是如何评价自己的,魔术师的思维非常人所及,但他对王杰希封印魔术师打法是深感惋惜。联盟里或许再找不出第二个人像王杰希这样,刚开始飞翔就生生折断初成的羽翼,连根拔起不带一丝停顿的。太狠了,张佳乐的六七赛季被人看作是用生命在放一场绝情烟火,可他觉得这抵不上王杰希的疯狂。再艰难困苦他都不会想要放弃百花式,可王杰希说断就断,甘于沦为微草的铺垫,单凭一根微薄扫帚载着微草一往无前。


灭绝星辰,正是湮没魔术师光辉的意思啊。


而且就算真有不甘心,他也不能像黄少天对王杰希那样直白地宣泄。张佳乐的大大咧咧常给人不可靠的错觉,但他是第二赛季出道的前辈。他有着极其出色的战斗意识和精妙绝伦的操作手法,叶修说得一杆子却邪破繁花血景轻轻松松,可这个人是妖孽,放眼全联盟其他人谁还敢破又有谁能破呢。前辈的他对着后辈的王杰希,总归是宽容和鼓励的。





但是有件事情他得感谢王杰希。第七赛季总决赛的当晚,凌晨之后,王杰希打电话问他是否方便出来一趟。


这时候打电话是很微妙的,深更半夜实在不是一个适合谈心的好时机,何况是同刚使百花丢失冠军的罪魁祸首。按理说张佳乐该愤怒的,换叶修他早摔电话了,可对象是王杰希,他深呼吸一口气,在哪。


当天早上他们破天荒地喝了不少酒。没看出王杰希的酒量还挺好,张佳乐掐指一算,这要弄个排行榜王杰希估计能进前三。具体聊了些什么,现在你问他恐怕是记不清了。他只记得半夜撸的串他好像恶作剧地撒了很多辣椒粉,把王杰希的眼泪都辣出来了。


还有一点有意思的,事后王杰希透露,张佳乐那晚话异常得多,多到可以和黄少天对对碰,抖落出不少前三届的黑历史,都是王杰希从没听过的新鲜事,有叶修的韩文清的,魏琛的郭明宇的,还有林杰的。


天亮的时候,他们互相拥抱了一下告别,王杰希打车回微草俱乐部,他则钻回宾馆睡了个懒觉,下午醒了领着全队乘飞机回百花,高空飞行时遇上气流波动,飞机在天上悬了半个多小时才降落,这段时间他在脑海打了个草稿。


整个夏休期张佳乐都表现得很正常,直到下赛季即将开始的某个早上,他独自一人踏入百花,往经理的办公桌上放了一只信封,人消失不见了。


三天后,B市的微草战队收到一盒满满的鲜花饼,没有寄方,箱子上贴着一张小小的纸条,上面潦草地画了两个字。


促膝长谈第一人说,那是回礼。








六.

唐昊转会呼啸的消息,张佳乐是在三天后才知道的。


那时他正靠在江南水乡一座不知名的桥上,往河里丢面包皮。他啃着切片柔软的内层,掰下较硬的壳子,撕成一小片一小片的条,慢悠悠地朝桥下撒。撒下一丝便游来一群鱼,扑腾着尾巴争夺食物,抢完了鱼群散去了,他又不紧不慢地撕下一条再扔下去......来回重复很多次,他也不急反正有的是时间。


一千万,据说创了最高转会费记录,还接手了最强流氓账号卡。张佳乐张嘴又咬了一口面包,自己吃和喂鱼两不误。


唐三打,他嚼着切片里的红豆发神,这是老林的卡啊。唐昊担任了呼啸队长,老林呢,他去哪儿呢。


还有方锐,他和老林搭档了四年,接下来怎么办,和唐昊搭档?张佳乐觉得这不是个好决策。


唐昊的性子太直,倔且刚烈,是以下克上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狂傲。百花的时候他和唐昊的交际不深,属于纯粹的队长和队员的关系。张佳乐更多关注的是邹远,这孩子性子温和有礼貌,长的也清清秀秀,操作的角色也是弹药专家。张佳乐很看好对他花了不少心思,甚至想过让他来做百花缭乱的继承人。


倒不是他偏心,他也很在意唐昊,百花的队长不会忽视任何一个成员。只是那时的百花有着最好的弹药专家,却一直没能找到与之匹配的狂剑士。


百花为了重现繁花血景做了很多的努力,转会和招募尝试了数次却收效甚微。并不是那些狂剑士太弱,而是张佳乐这个弹药专家太强。张佳乐是个很好说话的人,但是搭档问题上绝无商量的余地。不是他斤斤计较,而是比赛真得苛求完美。张佳乐的上任搭档是孙哲平,全联盟第一的狂剑,他从一开始就遇见了最好的人,之后再不愿将就。


进口不行那就自产自销。当时有和唐昊沟通过,说让他来试试狂剑士,遭到了唐昊拒绝。唐昊觉得他打流氓很好,他喜欢这个角色,不想委屈自己去改变。这种想法很常见,选手不愿接受战队安排自己开辟一条新路,虚空双鬼就是个成功的例子。


但是,百花不需要流氓,百花只想要狂剑士。每个战队都有自己的当家特色,嘉世的战斗法师和枪炮师,霸图的拳法家和牧师,蓝雨的术士和剑客,微草的魔术师,烟雨的元素法师......百花的特色,无疑是弹药专家和狂剑士。流氓,那是属于呼啸的,是盗贼的搭档,不是弹药专家的搭档。


唐昊的固执使得他在百花的地位有些微妙。张佳乐很早就有预感,他不会在百花待太久。只因他是个有雄心抱负的男子汉,张佳乐非常了解,唐昊之所以会加入百花,除了本地的原因,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孙哲平。


这不是什么稀罕事,后辈崇拜前辈,对其抱有憧憬和向往,张佳乐没出道前还很厚脸皮地喜欢过叶秋,这段经历没少在后来被人调笑,简直是他职业生涯最大的黑历史没有之一。唐昊也是,他欣赏孙哲平那种爷们的英雄豪气,不加掩饰坦坦荡荡,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狂得无法无天,在唐昊眼里,职业选手就该是孙哲平那样,顶天立地英姿飒爽。


曾经的张佳乐他也是很佩服的,虽然不及孙哲平那般狂放,可也有着男儿的铮铮铁骨。可是这一切,在孙哲平走后全改变了。过去的张佳乐是何其耀眼张扬,百花式打法绚烂夺目异彩纷呈,可现在他却收敛了,退缩了,不再像之前那样义无反顾地朝前冲。他的笑容减少了,常常摆出一副正经的思考问题的姿态,需要顾虑的事情太多,扛在肩上的担子太重;唐昊就看着他在单人赛擂台赛上不要命地疯狂地燃烧自己,团队赛却谨小慎微站在中场乃至后场指挥全员配合着攻击打掩护。他不该是指挥官的角色,唐昊每次听着张佳乐发表战术方案都禁不住皱眉;许多个夜晚他从外面锻炼回来,训练室的灯都彻夜不眠亮堂堂;他甚至还无意间听到张佳乐自言自语:百花式的打法炫但是不准,太耗费弹药了要不要试一种全新的打法。


窝囊。唐昊哼了一下鼻子,捏爆矿泉水瓶扔进垃圾桶。


年轻气盛的唐昊对此非常不屑,他不满意张佳乐的委曲求全,明明有能力何须为了战队低眉折腰;他替张佳乐不值,内心也愈发地坚定:他不要成为张佳乐这样的人,他的荣耀是要他自己去争取的,想要什么便以下克上抢过来,而不是为了胜利磨灭血性傲骨。对于唐昊的直率,张佳乐没资格去说服,初入联盟的他也像唐昊这样狂妄而不知退路;可是站在张佳乐的立场,他又不得不忍痛割爱,因为他是百花的队长,百花缭乱的战斗已经不是一个人的战斗,他背负着的是两个人的梦想,他所做的一切都必须从百花的整体利益出发,只有百花不断前进,张佳乐才觉得问心无愧。


那些沉重的枷锁,既是桎梏亦是动力,关于个人和团队,现实与理想,唐昊总有天会懂的,不过不是现在。张佳乐将最后一点面包皮处理干净,拍拍手走下桥去。


未来的他会怎么样,林敬言和方锐会怎么样,邹远和百花会怎么样,都不关他张佳乐的事了。


他们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所有涉及荣耀的欢欣与悲楚,都不再与他这个外人有丝毫纠葛。


他已经不玩荣耀了。







七.

张佳乐退役的消息传出,无疑在联盟引起一阵骚动。其中反响最大的是黄少天。


黄少天一直是联盟一个神奇的存在,对于退役转会这种人员变更异常敏感,同时他也是相当重情重义,和许多人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张佳乐不辞而别这件事,让他非常不乐意,连着几天都在职业选手群狂轰滥炸,逼得韩文清出来给他一个三天禁言。


困惑的不止他一个人,群里许多选手都百思不得其解:按照现在的发展来看,百花前景很好,队长张佳乐也正值当打之年,完全没有退役的必要,难道真的是因为三次亚军的打击太大,心里承受不住了吗?以黄少天带头,下面一排整齐划一地艾特王杰希。


王杰希被艾特地烦不胜烦,跳出来一句本王不知道,头像灰了潜水底去了。


为数不多猜到真相的人都默契地选择沉默。


这场堪称跨世纪的大混战,还是由联盟最元老的两只联手终止的。韩文清禁了所有人的言,叶修出来说了一句话: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叶修和韩文清都觉得,这事没必要大呼小叫,张佳乐要怎么做是他自己的事,反正他选的路怎么着都会走完。


百花迎来了一个极其惨烈的夏天。邹远临阵磨枪赶鸭子上架地当了队长,接手百花缭乱。第八赛季百花的成绩一落千丈,说是滑铁卢都太过仁慈。


对张佳乐的质疑从来没停过,越来越多,各种原因错综交杂一传十十传百,传到最后连百花自己的人都搞不清了。


不过这场质疑也没持续太久,很快一个更轰动的消息爆炸了。如果说张佳乐的退役是原子弹发射,那么叶秋的退役就是火星撞地球。


现在是流行退役吗?大家纷纷将目光转向创世一代唯一坚挺的人物:韩文清。拳皇的回答简单粗暴,霸图十比零把百花打趴在地。


最混乱的时代来临了,所有人都这么认为,不论是联盟现役选手还是媒体粉丝,专家已经无法进行预测,没人知道下一步又出什么乱子。


哦说错了。


那是他们没想到张佳乐再次复出站在霸图阵营,用着百花缭乱彻底同母队决裂;他们更没想到,叶秋会改名叶修,拉着一只从网游捡起的草根队伍,用着君莫笑一把伞掀翻了整个荣耀。

他们一直出乎意料,可也从未令人失望,不是吗。







八.

我和你是不是有孽缘。再一次在网游里碰面,张佳乐对着屏幕咬牙切齿。


这是天意。对面的人挑衅地叼着烟头,张佳乐你对我有意思吗。


滚滚滚,张佳乐没好气地怼回去,叶修你闲的很不打比赛啊。


忙着呢,叶修手上速度不减,你不也来这儿吗。


后面的那句他没说,相信张佳乐也能听出来。果然,弹药专家沉默了。


【百花和霸图呢】


点着的烟烧了半截,微弱的火光印着月色更加清冷,叶修伞起剑落干翻十几个小怪,不经意间一瞥张佳乐还站在那里。


啧,他略一皱眉,扛着伞跳到弹药专家背后,一剑刺穿偷袭的小怪。


专心点啊。


张佳乐后知后觉地惊醒,转身面对君莫笑,看着那花花绿绿的古怪装束,心里突然有块地方软了下去。


你来干嘛。


君莫笑一个滑铲越到十米之外,剑变成了大炮,迎着一大波奔跑的小怪扛上肩膀就是一阵热感飞弹,顿时红火漫天惨叫连连。


弹药专家似乎思考了一下,拿出手榴弹在掌心抛了抛。


下一秒毫不犹豫地朝着前面扔出去。






开心了吗。


君莫笑躺在一片柔软的草地上,周围尸横遍野看着很是诡异。


浅花迷人坐在他的旁边,右手无意识地扭着一根小草,草绕着手指扭了几圈快断了才松开。


还好吧。


叶修挑挑眉,换别人二话不说背后放冷枪,早被君莫笑怼死了,不过对象是张佳乐......他也不是不能理解。


那个人心里想的什么,大抵他还是能摸出个轮廓来的。毕竟,一个连面都没见敢大摇大摆闯人家大本营,逮着谁都两眼放光“你知道叶秋在哪吗”,你也会印象非常深刻的。


全明星从没同过队,永远站在对立面上,每次比拼都是他第一他第二,叶修是不信命的,相信张佳乐也不会信,他们信的都是自己。


可叶修也难免感慨一下,他和张佳乐的这个缘分啊。


你......君莫笑扯了一根草含在嘴里,没事吧。


你指什么,浅花迷人侧头看他。


昨天,君莫笑叼着草上下一点一点,说完又想起什么补充到,瓶子。


哦,浅花迷人手放在地上,不动声色地捏把泥土,攥在手心凝成坚实的块状。


在嘘声中赢下去。


他想起昨晚的擂台赛一挑二,团队赛一枪爆头了花繁似锦,腹部传来隐隐的疼,小乐愤恨的面庞清晰可闻。


他又再一次地,辜负了他们。


君莫笑静静地躺了一分钟,猝不及防地站起身,用千机伞的伞柄戳戳他。


那就好。慵懒的声音从耳麦那端传来,沙哑中透着微微的倦怠。

张佳乐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叶修居然操作着君莫笑抖掉伞尖沾着的血迹,展开的圆盘360度顺溜地转着,发出陀螺旋地的滋滋声。它的速度很快,只能从那银色的伞骨上勉强寻得踪迹,未干涸的殷红因着圆弧滑动四散纷飞,竟也没有一滴溅上衣襟。


如果此刻还有谁围观,定会为这奇异的操作惊叹,简单的一个转伞动作,背后是精确无误的微操。


这个人,张佳乐无语了,任意换其他人都不会选择在这样一个时间做这样一件事。君莫笑对千机伞外观的爱护远大于对他本人的关心。


不说别的好歹意思意思开导一下,他倒"那就好",张佳乐想着想着又气笑了,这个人好像从不会情绪失控,再麻烦的事放他身上都轻描淡写地像喝了一杯茶。


走了。君莫笑清理完武器,把千机别在身后,背对着浅花迷人挥挥手。


加油。


关掉耳机的前一秒,他听见那个人如是说。


你也是。

  40 2
评论(2)
热度(40)

© 辛莫——和蝶柒一起数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