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莫——和蝶柒一起数星星

搁笔,停更,有事请私信,取关请随意。


我爱考试,及格爱我。

沉迷学习,无法自拔。

 

【叶橙】No accident

预警:作者也不知道这写出来的是什么东西......自我放飞了一晚上渣到不行的产物X

脑洞出于原著那句话

【桌上三分之二的目光汇聚向苏沐橙,苏沐橙微笑着不说话,会议室的门就在这时候被人推开了。】





“滴------”


电话借由听筒传来盲音,一声又一声,像谁在缓慢而绵长地叹息。


“哥?”


叶秋拿着西服从屋里出来,已经挂断的电话一根线悬在半空,和他哥哥恍惚的神色相当,晃悠着随时可能掉落。


“没事,一个朋友。”叶修回过神来,拉起快拖地白色电话线。


“朋友?”这个说法显然不能让人信服,叶秋皱了皱眉,朋友是会让自己露出困惑表情的吗。


“嗯,一个老朋友。”听筒轻轻归位,背影一转又是熟悉的无所谓。


他并不想就这个话题深谈,叶秋对此抱有怀疑,可他也尊重叶修的意见。人都有秘密,不该问的就别多嘴。


“收拾好了吗。”


“收好了。”


“那咱们走吧。”






“我要去苏黎世了。”橙子的头像闪了闪。


“我知道,恭喜。”几乎没有停顿对方秒回道。


“你知道?”苏沐橙有些惊讶,“你早就知道我会被邀请,是不是?”


“不是,”银色的伞柄转动了一下,发出点点星辰之光,“猜的。”


“猜的?”苏沐橙乐了,“那你猜猜还有谁?”


“云秀。”


指尖敲击键盘,行云流水演绎出一首悠扬的曲章,“老韩新杰文州少天大眼小肖小周”。他敲着这些熟悉的音符,就像与一个个久违的对手重逢寒暄。


世邀赛选拔的消息他在五天前就收到了,比正式通知的下达还早一天,信息传达的途径是内部消息:他还不知道,他家老爷子已经把打包回来的铺盖卷一股脑儿全丢出去了。


“为国争光,好好打拿不到冠军别回来。”


想起这个叶修就哭笑不得。从十五岁离家出走那天起,他就没奢望过能得到家人的谅解,毕竟是他任性在先。谁料风水轮流转,十年过去再一次离家,竟是被老爷子增光添彩一说赶出来的。


“你这么了解他们。”


“我当然了解他们。”叶修看着刚发送出去的不带标点的句子,没人比我更了解他们。


他了解他的每一个对手,不论名气和声望,了解他们就像更换千机伞的技能,他记得它的每一个指标每一笔攻击,也记得他们的每一个优点和每一处漏洞。


是的,你最了解他们了。苏沐橙握着手机陷入沉默,要是你没离开就好了。


她想了好久,敲下这排字又清空了对话框。


“开心吗?”叶修问她。


“有一点。”苏沐橙老老实实地回答,换做是别的职业选手,入选国家队代表祖国出战世界得是多么大的殊荣,睡着了都会笑醒吧。


可叶修清楚苏沐橙,她不曾在意这些光环。


即使从哭鼻子的小姑娘变成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荣耀第一枪炮师做了兴欣队长,她还是那个乖巧可爱的小尾巴。


不想出风头不想被太多人关注,只想跟在叶修身后默默无闻当个小跟班。


性子温顺善良的姑娘,其实并不适合电竞圈。


“如果你不乐意去做,就不要勉强了。”


苏沐橙的瞳孔微微睁大,玩笑性质地回复了一个蹦跶的橙子娃娃,“这真不像你。”







这真不像叶修。


这个人可是从没说过放弃的。


“是。”叶修坦然地承认,他承认回家后的自己心态有了些许变化,或者说这种变化发生的时间更早,早在从嘉世离开的那个雪夜,有些事就悄无声息地变得不一样了。


不是他要放弃什么,他不是真正的神灵,自然也会犹豫怅惘,但放弃这个词他从未出现在他的字典里。叶修的字典单薄的是一张纸,上面就写着两个字:荣耀。


他的信念没有改变,只是达成目标的途径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的催发因素不是别的,正是源于他内心的态度。


他开始意识到以往只专注于荣耀这个游戏一件事,而不自觉地模糊了与荣耀相关的其他的人和事。并不是所有的看似与胜负无关的存在都是毫无意义,只是他有时过于顽固不愿承认其实自己也有责任罢了。


如今的他性子变得更为平和,更加体贴和在意他人的感受。这不代表过去的他不温柔,而是现在的他把温柔解读地愈发深刻。


“我要去。”苏沐橙说,我会去的。


改变的不只是叶修一个人。


略带抬扛意味的对话,叶修会心一笑,这是一个不需要回答的问题。


之所以说出这么一句突兀的话,仅仅是想确定一下她的心意。世邀赛去或者不去,要不要拿冠军,这些对于退役的叶修来说,都不再像以前那样是无需考虑的事。


过去的他只会用行动去做,实打实凶残地拿个冠军回来。而苏沐橙则会一字不提,默契地跟着陪他浪迹天涯。


但是,现在不是他和她的舞台,是她一个人的战场了。


这是你自己决定的吧。叶修没有问出口,苏沐橙看似赌气的三个字已经解释地很清楚了。


她要去。


去的这件事情,是她经过深思熟虑亦或仅是单纯的青春热血,想要证明什么或者荣誉感强烈愿与世界一战,思量是否周全零零总总这些都无关紧要。


叶修只是希望,她真心实意地快乐就好。


仅象征苏沐橙个人,是她不受任何外界迷惑干扰,心无旁骛的心之所向。


而不是为了他,完成他未能实现的遗憾。







“我们会拿个冠军回来的。”


隔着屏幕,他仿佛又见到了那个古灵精怪的小巫女,带着缀满奇幻花纹的尖尖帽,挥舞着七彩荧光棒,“嘿漂亮吗?”


漂亮。


他由衷地赞叹一句,真漂亮。


“你要来看比赛。”


“我肯定来。”


“要到现场来,我在苏黎世现场等你。”热感飞弹火力猛烈,一发接着一发,炸出漫天灼热气浪。


“这个恐怕不行。”


“哎为什么?”苏沐橙很委屈,刚想抱怨几句却又后知后觉地捂嘴噤声。


她是跟随叶修最久的人,从她还不满十二岁他第一次被哥哥带回家时,他们就在一起生活了。苏沐橙没有想到后来能和叶修建立起如此深厚的羁绊,只是从在目光对视的那一刻起,隐隐地感觉他们会在一起很久。


事实证明,他们的确在一起很久很久。


叶修带着她去过很多地方,H市,K市,W市,G市,Q市,他们的足迹几乎遍布广袤中国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个有联盟战队驻扎的城市,每一处洋溢着荣耀光芒的赛场。


可有一个地方她从没去过,也永远不会有机会去。


叶修的家。


这是连他自己都不能回去的地方。叶修曾经笑着对她说,回去要被老爷子赶出来,干嘛没事找罪受。


哪里是回不去呢,苏沐橙任他抚摸着头发,不去拆除那蹩脚的谎言。


是不想她孤单吧。


哪有不想家的孩子呢。苏沐橙没有父母,只有一个哥哥,可后来哥哥也走了,这个世上便再没有与她血脉相融的至亲之人。


现在叶修终于回家了,她是打从心底地为他高兴,他已经为荣耀牺牲了那么多,不能再失去更多了。


如果因为这件事,将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再度激化......苏沐橙宁愿他不要出现。


即使不能见面是那么寂寞,她也希望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叶修过得很好。


“来的那么晚,”耳麦传出慵懒的低音,仿佛压抑着笑,“像什么话。”





“你说这事多气人?”叶修一脸无奈地对苏沐橙说着。


“真的吗?”苏沐橙笑。


叶修不说话。


投影幕上犹自播放着视频,眼前呈现的,是从没有过遇到的国外高手所展示的实力和技巧。可是那些攻击的声效,技能的光阴,却还是无比的熟悉。


“继续吗?”苏沐橙轻声问道。


“当然。”叶修站起了身。


“你不知道,你没来的时候他们的目光快瞪死我了。”苏沐橙报复着锤了一下他的肩膀。


“你都猜到了不是吗。”叶修狡黠地笑了笑。


“不像话,”苏沐橙看着他的眼睛,那双倒映着无数光影的眼睛,深邃而纯粹,有着洞察世事后特有的睿智和温柔。


“太晚了。”她把下巴轻轻放上叶修的肩膀。


叶修走的时候,尽管内心万分不舍,她也没有开口一句挽留的话。


成为职业选手,是她自己的意志;继承队长一职,也是她自己的意志。


这种意志诚然有着叶修的影响,但若没有它,也不会有现在独立坚强的苏沐橙。


叶修伸出双手紧紧地拥抱她。


他变得软弱,而她变得勇敢。


“一起去苏黎世吧。”


让我化为你们的力量,带你们去世界最高最亮的地方。荣耀的巅峰,怎么能没有荣耀第一人踏足。


冠军一定属于我们。


“沐橙你知道吗,今天我接到一个电话,是个认识很久的人。”


“嗯?”苏沐橙从他的怀里探出脑袋,叶修揉了揉她的头发。


“他说......”


叶修眯起眼睛,窗外的阳光很好,苏黎世的阳光也像这里一样的灿烂。


回来的时候,手牵着手带着戒指回家吧。




【“你可是职业选手,你以为呢?”】


  148 11
评论(11)
热度(148)

© 辛莫——和蝶柒一起数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