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莫——和蝶柒一起数星星

搁笔,停更,有事请私信,取关请随意。


我爱考试,及格爱我。

沉迷学习,无法自拔。

 

【叶橙/张楚】布丁与炭烧(下)

写在前面的话:哇啊首先很感谢喜欢这篇文的朋友们.....特别是评论的小天使真想扑上去啃一口(你想干嘛

从开始到现在一直觉得:他们真好。

四人组好可爱啊,我爱四人组。



“所以他告白,然后你就同意了。”苏沐橙十指交叉立成一个小小的三角形。

“嗯。”楚云秀点头。

这场告白并非空穴来风。夏休期楚云秀回家,楚家是个较大的家族,妈妈那辈的兄弟姐妹就有七个。世邀赛结束都知道四妹的女儿拿了冠军,争着抢着来家里贺喜。见了楚云秀,一边夸奖着姑娘长大了你看多能干都从家里走到外面走出国门打比赛去了,一边催促着哎交男朋友了吧处多久了何时把人带回来咱们替你把把关。

楚妈妈听了先是笑得合不拢嘴,接着脸色又是晴转阴。楚云秀一见这可不妙,刚开口一个“妈”字,那厢亲戚就惊讶地叫唤起来了。

不会吧云秀这么机灵漂亮还没找到人啊。

楚妈妈一脸语重心长,我家闺女什么都好就是一门心思全在工作上,眼看着都二十六了还没着落。

这哪成啊我跟你说啊四妹这女孩子家家呢过了二十八还没个准信那可就不好了,很难再找到好男人的啦。

我心里也急啊这不上次回家也带她去见了几个人,都是朋友介绍的,可是一个都没看上啊。

哎你一定是没有找到好的嘛咱们云秀这么优秀的一般人哪里配得上,这样让咱们姐妹来,咱们亲姐妹这回好好地帮云秀挑挑,还怕找不到合适的了。

好啊二姐你们见得多有什么合适的赶紧给云秀介绍过来啊。

楚云秀在一旁站着赔笑,心里一千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真是我亲妈,亲亲戚。




女人是一种战斗力强悍的生物,她们的力量值是不能用计数器来测量的。

传说中能让女人战斗力爆表的,一生中有三件事:逛街生孩子给人做媒。

打个比方,如果一个女人单着是一只麻雀,两个女人待一块是一窝麻雀,那么一群女人聊起天来,就是一个麻雀观赏园。

然后现在,这个麻雀观赏园里的麻雀,嘀嘀咕咕叽叽喳喳,商量着怎么给窝里的小麻雀找另一只麻雀,尽早再生一窝小小麻雀。

GJ.

“忍不了。”叶修砸吧一下嘴。

“她家里安排相亲,”张新杰双手捧起咖啡杯,“于是我去了。”

职业与职业之间存在着不可逾越的鸿沟,战法永远理解不了作为一个奶不躲在后方刷治愈术反而跑到前线扛起十字架对着人当头一棒时心里在想什么。即便叶修是荣耀教科书,散人也点了牧师技能,单论治疗叶修仍逊色张新杰一筹。

所以才说不要牧师。魔王大人再一次感慨自己深谋远虑足智多谋。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又能补又能算还能打的奶,杀伤力也不是能用计数器来测量的。技能释放无差异攻击,敌己双方一碗水稳稳端平。

荣耀里不按套路出牌,现实中更是单枪匹马闯麻雀营。

惊讶之余叶修也没忽略一个细节:烟雨K市霸图Q市,两位也都是本地人,张新杰又是怎么从千里之外得知楚云秀被家里人逼着相亲的呢。




如果叶修有心灵感应,那么他就一定能察觉到,距离自己约一公里的另一家咖啡店,苏沐橙心里扬起的的火红色的狐狸尾巴。

闺蜜是最好的助攻。

很凑巧的,在四期群里大家八卦这个夏天真热G市又新出了家甜品店下周一要不要约着聚一下,艾特楚云秀却没回应。沐雨橙风跳出来一句:她家里有事情啦,末尾还带个愉悦的~

QQ群聊的一大特点就是散漫,任何一个话题很难保持三分钟以上的专注,随便扯两句中心就飘到九霄云外去了。聚餐的项目被提上日程,大家积极地商讨出行方案,黄少天在群里蹦跶邀请各位来G市玩乐,文字泡欢快地飞着砰砰砰爆掉几页记录。

果然还是很吵,苏沐橙简单浏览了下页面,把窗口缩到最小化。刷页什么的交给他们吧,反正决定好了会有专人通知。

光标移动到右下角,刚想点忽略全部企鹅图像又闪了闪。

石不转。她点开聊天窗,是个标准的问句:她有什么事情?

咦。苏沐橙愣了一下,手上还是很快回了两字:相亲。

她没多想什么,群里那条消息也只是一时之兴。听着电话那头好友刻意压低的声音,苏沐橙能在脑海清晰地补出画面: 楚云秀和相亲对象面面相觑,心里苦不堪言外表还得装出温良贤淑,因为两方家长或是媒人正忙着互相恭维吹捧自家儿子女儿多么好......

然后她被逗乐了,楚女王难得有吃瘪的时候。一乐就使了个小性子在群里冒了个泡泡。

神女本是无心,谁料襄王却梦以为真。

对面安静了一分钟。你知道她家的具体地址吗,我有事想同她谈谈。




当叶修还在兴欣网吧和苏沐橙一同看那年我们手牵手时,曾被指出“你又鄙视云秀的品味了。”

“每个选手的弱点,我都记得很清楚。”

他现在和张新杰面对面,看着那人背脊挺立坐姿端正,喝着不加糖的苦味咖啡,浑身散发出一种清心寡欢的气场。

禁欲系男主。叶修又在心里为张新杰添上一笔。他身边有苏沐橙,时尚小天后没少向他安利。

楚云秀啊,可以说张新杰又多了一个弱点,也可能是又多了一个强点。叶修勺子戳进布丁里,再挖了一勺送入口中。

很难想象张新杰主动,表面看上去他始终是那位镇静理智的霸图副队,如同他的职业牧师一样,冷静,慎重,严肃,甚至是有些淡漠的。

沐橙说,张新杰私下不是那么的刻板不讲情面,叶修认真想了想,的确。

每个人都有弱点,都有软骨,都有隐藏着的不为人知或极难暴露于人前的一面,张新杰也是。在联盟里在聚光灯下,他是务实严谨的,在生活中在银屏幕后,他也是热血激情的。

虽然叶修不喜欢张新杰的行事方式,于他而言更追求纯粹的自由,随遇而安而非按部就班一步一个脚印稳稳前进;张新杰想必也不会认可叶修的生活习性,熬夜抽烟颠三倒四,事事遂意缺乏谨慎的态度也不符他为人的准则。

这两个人放在一起,几乎找不到共通之处,是截然相反的两种存在,就像拔河用的绳子一头朝左拉一头往右拽。

连派系都对上了:叶修是甜派,张新杰是苦派。

不过他们都是职业选手。



苏沐橙嗅到了特殊的意味。

四期黄金一代的关系很好,楚云秀和苏沐橙又是联盟极少的女选手,同期出道更是情比金坚,一度被封为两朵金花。金花之间的感情好不说,叶子与花也是相伴相衬,场上该打该杀不提怜香惜玉,场下对姑娘们着实护着宠着当宝贝一样。

女孩子也有相对交好的男孩子,苏沐橙和蓝雨的两位就挺亲密,主场客场打完了三人还会偷着溜出去找好吃的。

这个不意外,苏沐橙长相乖巧性格温和,是特别讨人喜欢的类型。出乎意料的是楚云秀,男性职业选手中和她最常交流的,居然是张新杰。

为什么会是他呢?苏沐橙也不大想得通。如同叶修和张新杰是两个极端,而某种意义上楚云秀和叶修又是一类人。

说是烟友也好,说性子霸气且随和,说对很多人事抱着顺其自然发展的态度却又近乎顽固地守着一些珍视而执着的东西,创新又怀旧。

楚云秀也困惑了,张新杰没什么不好啊。那为什么不是肖时钦或者李轩呢,苏沐橙眨了一下眼睛。

“因为和他聊得来啊。”

彼时楚云秀还不知道,许多两情相悦的恋情开始,正是一句简单的聊得来。

因为聊得来,所以我愿意和你聊天,愿意和你分享开心的事,愿意把苦恼向你倾诉,愿意把那些隐藏起来的秘密无意中层层剥开,像是松鼠咬开核桃坚硬的外壳。

楚云秀是一只松鼠,这只松鼠有一颗坚硬的核桃,她抱着这颗核桃一路向前走,然后在森林的尽头遇见另一只松鼠。

那只松鼠带着眼镜,成熟而古板的样子,他把自己那颗棕黑色的核桃推上前去,说,我知道有个办法可以打开,你要不要试试。





“原来是你干的好事啊。”很久很久以后,久到他们都退役了,某天大魔王和大女神窝在沙发里看电视剧,边看边吐槽剧情顺带想起了这件事。

“没,我只是给了一个地址而已。”苏沐橙露出一个标准的狐狸的笑。

“不过张新杰竟然向你请教?他的眼光真是......”苏沐橙像是回忆起一个有趣的笑话,歪着嘴倒向巨大的抱枕。

“向我请教有什么不对,”叶修低头轻笑一声,“我不是将联盟最大的女神追到手了嘛。”爪子一伸把人圈进怀里。

“是,你最厉害。”苏沐橙心满意足地靠着他,靠着全世界的安心。

两只狐狸相望一眼,笑着交换了一个糖果味道的吻,毛茸茸的尾巴蜷在一起。

“张新杰!”楚云秀拿着镜子尖叫,“你把我的发型弄成什么样子的了!”

“我看了下最近的时尚杂志,上边说......”张新杰把人按回椅子上,淡定地解释。

“别上边说,”楚云秀觉得很崩溃,谁能告诉她她漂亮的波浪卷到了张新杰手里,居然给扎成了辫子?“这样好难看啊......”

“难看吗,”张新杰拉拉这条柔顺光滑的长辫子,“我觉得挺好的。”

楚云秀回头,从他脸上读出一如既往的认真,仿佛那日那只戴眼镜的松鼠,认真地抱着他的核桃,认真地把核桃推到她身前,再认真地看着她说,我喜欢你。

好吧败给你了。



PS:这里end似乎也没有什么违和感啊......咳,是长篇。

  163 11
评论(11)
热度(163)

© 辛莫——和蝶柒一起数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